延安信息大全首頁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
用戶名: 密碼:

快訊 延安 榆林 區縣 | 圖片 今日延安 革命圖片 風土人情 | 問吧 問題 生活 其它 | 圣地紅 紅色專題 革命歷史 延安精神 | 陜北民歌 歌詞
分類 房產 求職 市場 | 雜談 安塞腰鼓 延安小吃 陜北文學 | 文化 歷史 民俗 人物 | 圣地游 旅游快訊 旅游景點 延安游記 | 企業名片 快訊

延安市交通違章查詢  延安問吧  延安房產信息  陜北民歌大全  陜北說書大全  延安市衛星地圖  網上虛擬延安  延安網站建設專家  2011年延安秧歌視頻

陜北民歌《三十里鋪》的真實故事

2013-01-29 13:57:03 作者:艾克奇 來源:榆林日報 網友評論 0

今年10月28日,我老婆患病住進了榆林一院9樓42床。病房44床同住的是綏德三十里鋪的老農民,叫王富堂。
    我在陪床時與王富堂攀談了幾天,話題自然離不開《三十里鋪》這首民歌。王富堂講,三十里鋪的四妹子王鳳英和三哥哥郝增喜,他倆的關系是清白的。
    他說,郝增喜他爸從小就在奶頭上給他訂下了娃娃親。鳳英后來也嫁到了郝家洼,他們二人沒什么不清不白的地方。況且,過去的男女婚嫁都是由父母所定、媒妁所約而成。那個媒人也不會給郝增喜另說其他女孩的。民歌都是胡編亂唱的,要不,郝增喜當兵到了靖邊(歌詞上說是定邊)后,也聽到了這首歌,還不知道唱的是自己呢。
    我對他說,在《三十里鋪》這首歌的附記里,書上是這樣寫的:《三十里鋪》這首陜北民歌流傳甚廣。1942年春天,綏德城東三十里鋪村郝家的三兒郝增喜披紅戴花應征參加了“八路軍”。郝增喜年方十九,生性活潑,愛開玩笑。臨行前,村民們為他送行,他笑著對伙伴們說:“人家都有個婆姨來,就咱沒個知心人”。說笑中,本村王家的四女王鳳英,年方十六歲,正站在鹼畔上倒泔水。這時,一位同伴指著鳳英說:“你看,那不是四妹子在照你嗎?”一句玩笑話,惹得在場的人都哈哈大笑。于是眾人當場即興,你說一句“三哥哥今年一十九”,他來一句“四妹子今年一十六”。此情此景感動了民歌手常永昌,遂唱出了這首民歌。這首民歌唱出后,不久便流傳到當時中央所在地延安,深受文藝工作者的喜愛,他們專程來綏德,把它整理、改編成現在的《三十里鋪》。
    王富堂講,那只是書上編的,和實際情況并不完全相符。他說,歌兒肯定是常永昌編的。編唱的時間要比郝增喜參軍還要早幾天,而且當時僅有前三段詞。不過,要說郝增喜和王鳳英兩人純粹沒有任何瓜葛,也不是事實。客觀上他兩家是住在同一個村,而且是上下鹼的近鄰。雖然都是窮莊戶人,可關系很好,很親近。兩家的孩子從小青梅竹馬,兩小無猜。鳳英從小叫增喜三哥,增喜從小也叫鳳英四妹。過去陜北的小孩都叫小名,沒有大名,等孩子長大了才給起大名。因此,就連兩家大人也是這么稱呼的。鳳英家的父母叫增喜“三兒”、“三娃”,在鳳英跟前也說“你三哥”、“叫你三哥嗑”,“又跟你三哥啦死嗑蘭”;增喜的父母也叫鳳英是“四兒”、“四女”、“四娃”。他媽在增喜跟前也常說“叫你四妹嗑”,“又跟四女子啦串嗑蘭”,等等。
    其實,鳳英也知道郝增喜從小就訂了娃娃親,所以也就沒有什么拘束,也就沒有想男女之間的事情。兩個孩子從小在一起玩藏貓貓、點鉢鉢,挖窯窯、種豆豆。一起上山挖野菜、亂羊草,你幫我、我護你也是常事。一起長大的娃娃,也幾乎形影不離,雙方的心理上也沒有任何壓力,也不會干出任何出格的事情。只是過了豆蔻年華,長大懂事了,也就往來少了,不像原來那么親熱罷了。但是,作為鳳英本人,當時還沒有訂親到郝家洼,就是說還沒有對象,在心理上對郝增喜有某種想法,也不是不可能。
    不過,三哥哥忽然被抽丁當兵遠離家門,作為一塊玩大的同伴, 鳳英當時心中有悲苦,我想也是應該理解的。再說,鳳英從小長的親,人見人愛,就是當年的常永昌,也有些“葡萄是酸的”心理。說到常永昌,王富堂講:在三十里鋪大路旁,有一姓周的大財主,開著一處騾馬大店。這個騾馬大店當年是陜北東渡黃河、通向山西的必經之路中的一處大站。因為解放前的運輸全是馬幫和駱駝隊,三十里鋪大店便是從黃河過來回陜北的必住大店。這個周家大店光長工就有12人,這在當年可是個很了不起、很有名氣、很大很大的“騾馬大店”。在周家的長工里,有一個住在三十里鋪村、溝對面的年輕后生,名叫常永昌。身材高大、膀寬臂粗。干的是掏糞、墊圈、鍘草、喂料、挑水、掃院等粗活、重活、臟活、累活,因為住的鄰近,鳳英和郝增喜的出出進進,常永昌看的是一清二楚,心里不免產生一種酸酸的、不可名狀的醋意和妒忌。

相關文章

[錯誤報告] [推薦] [收藏] [打印] [關閉] [返回頂部]

  • 驗證碼:

最新圖片文章

最新文章

神秘宝藏电子游艺